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成都科普3D互动平台欢迎您!    注册  登录
HOME > 科普天地 > 重走古蜀文明之路 | 第4站:金沙遗址,“三星堆王国”衰落后的成都平原新中心

重走古蜀文明之路 | 第4站:金沙遗址,“三星堆王国”衰落后的成都平原新中心

2022-01-28 21:40:01 来源:红星新闻 记者 乔雪阳 曾琦;摄影记者 王欢;编辑 段雪莹

分享到:


第四站:金沙遗址

精准定位:成都市区西北,分布面积约5平方公里

距今时间:主体遗存距今约3200-2600年

金沙文化:在三星堆逐渐衰落后,古蜀文明的中心转移到了成都平原的腹地,从而进入以金沙遗址为代表的新的发展阶段。同时,金沙遗址的横空出世也将成都市的建城史从距今2300年提前到距今3000年前,这对提高成都市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知名度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特邀专家:黄玉洁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陈列保管部副主任

微信图片_20220128211254.jpg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陈列保管部副主任 黄玉洁


绿草葱葱,小鸟争鸣。位于摸底河旁的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每天都会接待来自全国的游客。


馆内的遗迹馆和陈列馆静静地诉说着来自3000年前神秘的古蜀往事。偶尔,馆内的小梅花鹿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人群,引起一阵欣喜。
今年是金沙遗址发现20周年,与会专家结合三星堆最新考古发现,深入探讨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的关系,为进一步推动古蜀文明乃至四川区域文明研究的发展,以及古蜀文明遗址联合申遗提供更加坚实的学术基础。


微信图片_20220128212131.jpg

                                                                               2021年9月30日的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金沙遗址被誉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第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同时,它也是天府文化之根。在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不仅是成都城市形象标识,更是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还曾被绣成蜀绣,跟随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115个小时32分后,重返地球。


曙光照耀中华大地,太阳神鸟展翅翱翔。金沙遗址的出土,要从一次施工说起。 


  重走古蜀路 期待未来更多的解读


黄玉洁对金沙的热爱和了解,印刻进了骨子里。在金沙遗址发现20周年之际,当她再一次走近遗址区内,看着游客行走在埋藏着三千年前古蜀文明的上方,黄玉洁从内心升腾起一种骄傲。


“从2001年发现至今,学术界对金沙有很多研究成果,且不断向社会公布。这意味着学术界将有更多关于金沙遗址、古蜀文明的认知,能进一步拓展古蜀文明的内涵。”黄玉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金沙遗址结合三星堆遗址的最新考古发掘成果,形成了更多有关古蜀文明的深度解读,这对金沙、三星堆等在内的古蜀文明遗址而言,都是值得期待的事。
走在遗迹馆内的木栈道上,黄玉洁边看边向记者介绍。2001年2月8日,一座沉睡了3000年的王国在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金沙村一处施工现场横空出世。经勘探发掘,金沙遗址的分布范围约为5平方公里,存在大型祭祀活动区、建筑基址区、居址区、墓地等重要遗存,出土珍贵文物数万件。

微信图片_20220128212407.jpg


                                                                                        象牙

“金沙遗址博物馆内的遗迹馆,在3000年前曾是古蜀王国专用的滨河祭祀场所。这里是一号象牙坑,是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的祭祀遗存的堆积。”黄玉洁说,这里曾层层叠叠堆放的象牙多达八层,也反映了当时古蜀王国用象牙祭祀的盛况。


为了方便游客了解,在出土了重要文物的遗迹坑上,都会有所标示。“比如这里有金冠带的图片,旁边是‘太阳神鸟’金饰,这两件都是金沙遗址重要的文物。其中,太阳神鸟代表了古蜀国对太阳的崇拜。以及当时使用黄金作为祭祀用品,反应了对于黄金至高无上崇拜的象征。”黄玉洁说。


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发展演变的证明

从遗迹馆内出来,走在前往陈列馆的路上,黄玉洁向记者讲解了金沙遗址在古蜀文明中的重要性。

从目前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推测,金沙遗址是三星堆文明衰落之后,在成都平原兴起的又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古蜀国从商代晚期到西周时期的都邑所在,它的出现也将成都的建城史从距今2300年左右提前到了距今约3000年左右。

微信图片_20220128212617.jpg

                                                                                                         鹿角 獠牙

黄玉洁说,金沙遗址的发现为三星堆文明的突然消亡之谜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从文化现象来看,两个遗址之间有强烈的文明传承、吸纳、融合的态势。”黄玉洁说,两个遗址在祭祀现象、宗教信仰以及出土器物的风格和种类上有强烈的相似性,也反映了两个遗址之间的一脉相承。同时,从宝墩,到三星堆,再到金沙、船棺遗址的发现,其实再一次明确了从宝墩文化到三星堆文化,再到十二桥(金沙)文化以及晚期蜀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发展的序列,“这也再一次证明了,成都平原是长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也是华夏文明多元一体的组成部分。”


除此之外,从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和遗迹来看,它有非常明显的区域文化特色,同时也体现出文化的多元性。“比如十节玉琮、玉璧等文物,它实际上反映了金沙文化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文化,它与同时期中国其它地区的考古学文化有关联,如和黄河流域的中原文化,和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等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佐证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发展演变。”


青铜立人 金沙遗址和三星堆的同与异


走进陈列馆,青铜立人静静地伫立着,一束光洒下来,它毫无隐藏地任由游客参观。


微信图片_20220128213204.jpg

                                                                                                      青铜立人

“这件文物通高19.6厘米,外观看起来,和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大立人相似,但其实两者也有一些个性。”黄玉洁说,金沙和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立人都是双拳中空,似乎握着一个物品,神情肃然地站在高高的地方,好像正在主持着一个神圣而重要的仪式。他们的脸形也大致类似,都为方颐,耳垂都有穿孔。

“但仔细观察,发现两者之间又有太多差别。”黄玉洁边讲解,边带记者观看。金沙遗址的青铜立人体态矮小,橄榄形大眼圆睁,嘴如梭形,微微张开,脑后拖着三股一体的长辫子,头戴圆涡形冠,服饰为单层中长服,腰间系带,斜插一物,手腕间戴有腕饰,脚下有一插件,这些都与三星堆青铜大立人有所不同。

微信图片_20220128213410.jpg

                                                                                                     游客观看铜立人

此外,金沙这件青铜立人头戴有十三道弧形齿饰的太阳帽,这一造型与“太阳神鸟”金饰中的太阳图案极为相似,应当象征着光芒四射的太阳。日出日落,昼夜变化,四季更替,使远古人类直接感受到了太阳的强大力量,因此对太阳的信奉成为最直接和最原始的宗教信仰。头罩太阳光环,手持献祭之物,站在高处的铜立人,俨然一位光明使者,或太阳神的化身正在主持着神圣的祭祀活动,反映出金沙人对太阳的崇拜。金沙遗址和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相似的铜立人形象,反映了两个遗址共同的原始宗教信仰或类似的宗教仪式规范,昭示了两个遗址间紧密的传承关系。

传承与发展 金沙与三星堆的关系

“其实,在金沙还出土了很多与三星堆类似的文物,如黄金面具、玉器、青铜器等。通过考古研究,我们认为两者是传承的关系。”黄玉洁说,金沙遗址最早的遗存是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这几乎和三星堆遗址作为都邑的时代同时,但金沙遗址物质文明最为辉煌的时代仍是商代晚期至西周。

微信图片_20220128213609.jpg

                                                                            金面具


在这期间,金沙很多文化因素极有可能受到了三星堆的影响,如文化遗存相类同;都有专门的祭祀区、居住区、生活区、墓葬区,稻作农业为主;祭祀文化浓厚,神权政治非常明显等。同时,器类同质化现象亦非常明显。“从这个层面来说,它们不可否认地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

不过两个遗址也有很多不同,如三星堆有发达的铸铜业,有厚重的城墙,而金沙有发达的玉石器,尤其是石雕工艺、漆木器制作以及大量的鹿角和野猪獠牙祭祀现象,城市功能分区更为明显。这些不同究竟是时代差异,还是时空二维差异,可能还需要更多的物证和继续深入探讨。

微信图片_20220128213734.jpg

                                                                                                 “太阳神鸟”金饰

“但从种种迹象看,它们主体文化明显有前后延续的物证可循,因此,我们还是倾向于它们之间具有明显的文化承袭与发展关系。”黄玉洁表示。

友情链接:| 成都市科学技术局 | 成都市教育局 | 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 | 科学传播网 | 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 | 深圳科普网 |
成都市科学技术局主办 版权所有 成都市科学技术推广中心制作、维护 成都全景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顺城街308号冠城广场10I 邮编:610015 电话:028-67198902 蜀ICP备15027308号-1